佛法開示 -- 利美法王澤天松贊仁波切

 

Section 10

 

利美傳統

(由利美法王澤天松贊仁波切簡單地介紹與說明 )

「利美」是什麼?

利美」一詞,是藏文,代表 “不分教派”, “不壟斷” 或 “沒有界別” 的意義。

利美」傳統本身,不是一個獨立或新的教派,而是一種看法及與其他所有教派,傳承與傳統的接觸方式。你可以說,「利美」是個最高的見解,它包含了其他所有的見解;「利美」不認為自已具有獨有的地位,它尊重與接納所有佛法不同的法門。在最終極或絕對的層次而言,「利美」體認無一事物不是佛法;這跟金剛乘的見解大體上是相同,所有事物皆是佛性的示現。「利美」是絕對的開放,一種超越所有限制與界限的開放。它是一種平等,並對所有眾生有無盡慈悲的開放。

利美」就是所有證悟者的見解。

同時,在相對的層面而言,確實有一個獨特的「利美」傳承。有個別偉大的上師將「利美」的觀點,教導,實踐,代代傳授下來。利美」是一個我們可以談及,指出,並對我們的生命有極大意義的傳統。在某個時代及地域,「」傳承曾在佛法存亡的危機中,扮上轉捩性的重要角色。

十九世紀的西藏,激烈的教派主義競爭,限制了修行,甚至對不少真正佛教及苯教的傳承及傳統的延續,造成威脅。因此,一群偉大的上師發起,並共同合作,鼓吹尊重與了解彼此的傳統,來保存與保護佛陀所有的傳統教法。在根本上,就是重新激勵所有純正的佛法修行,以佛陀的重要教義為原則,不論是在那一個純正傳承內所保存及傳授.這運動就是我們所知道的 利美” 運動.

「利美」的精髓(重點指引)

精簡地說,以下就是全部你們對利美傳統所需要知道的,這些重點都是利美傳統不斷提醒我們,及當我們在娑婆世界的歪風影響下,脫離佛途時,它把我們帶回正途.

我真正需要指出的是:

  • 仁愛對待所有眾生,是”不偏倚”的利美傳統。
  • 尊重所有宗教傳統,是”不分教派”的利美傳統。
  • 信賴佛陀所有教法都能引領至解脫,是”同樣美好結果”的利美傳統
  • 以誠實與諒解的方式,來維持和平,繁榮,是”無偏政策”的利美傳統。

 

公開的秘密

現在你已知道所有你所需要知的,如果你有興趣,我會給你們多一點資料.一如你可能已經發覺到,利美傳統有一個公開的秘密,就是「利美傳統是與任何純正的佛法,毫無區別。尊重,平等愛,及親切地對待所有人,包括與我們不同的人,或看來跟我們對抗的人。這很像佛法的修行部份,不是嗎?感激,護持與不斷活用那八萬四千種,佛陀所給予我們不同的珍貴法門,是真正良好的佛法修行。不要對任何的佛法傳統,或跟自已不同的修行形式,存有成見或構成妨礙,實在是佛陀本身所強調的。

現在我想告訴你們,那整個佛途的撮要,八萬四千個法門都是指向:

不作任何不善的行為,培植大量的善業,把心念完全馴服-----這就是佛陀全部教法的精華,當然也是我們「利美」傳統的核心。

很簡單的說,「利美」傳統就是要回歸到最基本的佛法修行。所有的傳承及傳統(沒有一個傳承教法或修行,是唯一的正法,或能適合所有的人);視所有人平等(沒有一個人擁有更多或更好的佛性),在我們的思想,言語,行動中,絕不存偏袒及成見。從佛教徒的空性觀來看,絕對存有無限的空間,可以容納所有的人,沒有一個人需要成為他人的障礙,更不需要有傳承間的彼此競爭。在競爭或恨意中,我們是不可能達致平靜與和諧。所以仁愛與菩提心的修行,在人類社會中是極端重要與有價值的。

十九世紀的西藏需要「利美」;二十一世紀的現在更需要「利美」

指「利美」只是佛陀真實教法的一部份,並不表示那在19世紀中,令人讚嘆的利美始創者們的努力,不曾產生過利益,或那些把傳統維持下來的人,並未能在今天,把利美傳統的關鍵性重點及利益,延續下來。利美並不只是佛法的其中部份,當然佛法的所有部份都是珍貴,而「利美」其獨特之處是,它是佛法的其中一個層面,容許所有的傳統及人們去和睦地相處,和諧地生活在一起。透過電話與電腦,人與人之間是那麼的接近,但槍械已演變成炸彈,和睦相處在今天來說,是從來未有過如此的重要。

利美」的重要性,其中一個證明是,事實上「利美傳統挽救了許多珍貴及瀕臨失傳的傳承。這並不是誇大其詞,說句公道話,「利美」在保存藏傳佛教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如同大家所知,今日的西藏已失傳了許多珍貴的東西。但當一些偉大上師離開西藏時,他們帶走了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著作,包括五巨寶藏(尊者蔣貢康楚仁波切是「利美運動最重要及最初的發起者之一)。不可思議的五巨寶藏是集載了十九世紀藏傳佛教與苯教修行與知識的百科全書。它已成為無數僧侶與在家修行者的基本教材,來繼續這些修行及教法,並把它們廣泛流傳於西方與全世界。

在某些情況下,利美的回應是需要的

雖然「利美」運動不是一獨立的傳承,且絕對與真實的佛教修行,毫無差別;是一個不可缺少的方法去專注及緊記佛法中某些的重要元素。「利美」運動興起於十九世紀,是一些偉大的上師,在當時的環境及地點,作出的一種回應.是為了對抗某些非佛法的勢力(派別分歧,偏見及排斥),並專注於關鍵性的佛法修行主旨。

在十八,十九世紀的西藏,在那片廣大美麗的土地上,存在有不同的佛法傳承及傳統,在這中間卻有一個非常醜陋的趨勢:就是”我的方式優越於你“,這種的思想習慣,並且越來越強烈。教派的分別與敵對越來越嚴重,在不少個案中,法本被燒毀,整個圖書館被封閉,最大的原因就是不同的教派,對教法有不同的闡釋方式。有數百年歷史的屬於某傳承及傳統的寺廟,被迫改變成其他截然不同傳承的寺廟;一些較小的傳承或派別則受到滅亡的威脅;甚至一些較有規模的傳承或派別,也受到影響,門戶對立的仇視火燄,已到達不受控制的地步。

在這可怕的局勢中,崛起了一群偉大的上師,展開了一個運動,把局勢完全扭轉,熄滅了教派鬥爭的火燄,重新在西藏建立與喚醒了佛陀教法的主要原則。當然這個就是「利美」運動。

不幸的是,上述那同樣的趨勢仍存於今天。今天藏傳佛教的世界,其範圍遠超過當時的西藏。但是,就如人們所說,這亦是一個小小世界,就像一個地球的村莊。今日,所有的事物都有連繫,而偏見與派別主義的影響範圍,更超越了寺廟。在某方面,身為人類,是非常自然地傾向於”我的方式就是最好”,這種想法。而且邏輯很獨裁地告訴我們,如果自己的方式是最正確,最好的,那麼別人的就是錯的,不好的;甚至有可能威脅或影響到我們自己那”對的方式”。這是非常人類式的傾向,無論它表面看起來怎樣有道理;這只是心胸狹隘的世界觀。比任何最嚴重的瘟疫或毀滅性的海嘯,給人類製造了更多的痛苦與災難。

我深信佛陀清楚看見非利美方式可帶來的後果.在阿毗達摩(論藏)中,你可看見衪怎樣稱”武斷地把先入為主之見視為唯一真理”是一種妄見,是其中一個主要要對治的污點,並跟 ”貪圖他人所有”,”對他人懷惡意”,及 ”迷信錯誤的祭祀”,合稱為 ”四結” 或 ”四束縛”.

這種自以為是,而他人皆錯的偏見,事實上,是由於對彼此之間的差異,存著恐懼的結果。而不是去欣賞它們,及認出跟我們之間也有很深的共通處,因而帶來極大的痛苦。就是這種的偏見想法與錯誤觀念,導致人們因宗教不同而產生戰爭;一族群欺凌另一族群;人們因為不同的膚色,種族或跟某宗教信仰有牽連而被殺害。我不需要給你們指出在這世界所能見到的悲劇,而現今仍然在發生,這些皆源於人們沒有能力去尊重及欣賞彼此之間的差異性。這實在是不可思議!你仔細想想看,生活中多少的困難,皆源於這種態度;我不只是指戰爭或大的政治鬥爭,我指的是我們每天的日常生活。如果我們能擁有「利美」的態度,去對待每一個與我們一同生活及一同工作的人,真實地尊重大家之間的差異,及找出我們之間相同的佛性,我確定我們90%的困難就會消失。

一群令人欽佩的上師所發起的「利美」運動

發起「利美」運動的這群老師們,是非常不尋常的佛教大師。我的本上師,神聖的智根法王多次告訴我,「利美」運動的始創者,是整個藏傳佛教歷史上,所產生的一群最具智慧的上師們。包括了偉大的蔣貢康楚仁波切他被認為是最主要的始創者;蔣揚欽哲旺波扎迦巴珠邱舉林巴其他偉大的上師們。我珍貴的根本上師智根法王在其第七世的轉世中,即從尊者蔣貢康楚仁波切處學習教法及得到傳授,並致力於傳揚「利美」教法。其實,智根法王從其第一世起,就是一位「利美」者,但到第八世時才經常提及「利美」傳統,並指出將「利美傳統持續,及發揚光大的需要,並且是要遠超越衪本人的時代。

第一世蔣貢康楚(羅卓泰耶)出生於教家族,成長於東藏康區噶舉八蚌寺。他的成就超越了集結一千個平凡的人終生所能達成的成就。除了他本人畢生的傑作(五巨寶藏)外,他施行了無數的灌頂及法教,遍及整個西藏。除了他本身的噶舉傳承外,更接受了不少其他教派的傳授,並致力閉關。蔣貢康楚曾說過,一個智者會對所有階層的教法有信心,並會熱愛所有的佛法,就像母親珍愛她所有的孩子一樣。

看起來,也許會覺得不合邏輯,甚至是反論,就是,如果能對所有其他傳承抱持著開放的態度,反而會強化了自己獨有的傳承或派別。我們可能會懷疑,為什麼承認或尊重其他派別都有其據點,反而會強化了我們自己及本身派別的不同之處呢?但事實上,這完全就是他們所作的方式。偉大的「利美」上師們,事實上接受了許多其他不同的傳承教法,他們致力於保存及維護所有珍貴佛陀教法的純正與完整性。第七世的智根法王,與尊者蔣貢康楚仁波切非常密切,在藏傳佛教四個傳承下的數百位上師處學習過。但他從來沒有把這些不同的教法進行刪改,或掩沒各自的獨特光芒,亦堅守著自己對噶舉傳承的諾言,絕無退減。智根法王只是保持對教法的廣大視野。佛陀的教法,容納所有的傳承,並增強個別教派的獨特純正性。

「利美」精神屹立於偉大上師們教法的基礎上,包括密勒日巴,吉美林巴及龍千巴,並可一直根溯至佛陀本人

「利美」傳統,事實上從西藏最偉大的瑜珈聖者密勒日巴開始,他說:

「利美」的教義就是永遠不對抗

傾執著一個教派或排斥另一教派

肯定把我們所學的都浪費掉

既然所有佛法都是平等的美好

任何執著教派主義者

只會把佛教的標準降低

及把他們從解脫的道途切離

當回應密勒日巴之言,我自然地寫下:

所有的快樂是源於他人

所有給予別人的幫助

換來的都是快樂

善行就像早晨的太陽,它只會升起

非善業就像瀑布,我從未見它升起過

就如我曾經說過,很清楚的,「利美運動並不是為了開創一個新傳統或新傳承而作出的努力。所有的「」上師都是所有現存傳承的一部份。「利美是為了保存及維護所有佛陀的教法,及所有純正的教法傳統,一直從佛陀處無間斷的傳授下來。

也很明確地,「利美」並非一些新的事物,它曾經,亦在現時,仍善巧地運用佛陀一些古老但基本的教法,那些非常有效及靈活,而在這個時代及地域都非常需要的。自釋迦牟尼佛的時代起就已被教導及推行;也是智根法王八個轉世中都加以實踐修行的。「利美」對所有佛法修行者而言,都非常重要及不可缺少。

佛陀教導的佛法修行,有八萬四千個不同的法門,衪這樣的教法,是因應每個人不同的能力,習性傾向與因緣。佛陀也曾說過,佛法各種不同形式的表達方式與修行方法,就像單一種藥物,是無法治癒所有不同的疾病。不同的人需要不同形式的佛法。有這樣的一個說法,如某人反對其他不同形式的佛法傳統,就是反對佛陀本人。他阻礙了佛陀證悟道途上的轉化,那絕對的療藥,因此,亦即是阻礙了他自已在精神旅程上的進度.

在十九世紀「利美」運動明確地形成前的幾世紀,就有一些瑜珈學者,他們的著作或開示,已開始為利美運動奠下了邁向實踐的基礎。這些偉大的上師,包括了吉美林巴龍千巴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與第十三世噶瑪巴推督多傑等人。這兩位大寶法王,都曾賜予我珍貴的根本上師智根法王白寶冠,以認証智根法王超然的成就。米覺多傑亦有這樣的洞察,只要智根法王把白寶冠展示出來,眾生將得到無窮的利益及加持,智根法王也多次展示了白寶冠,並給予灌頂,將佛法與「利美」傳統一直延續至今。

我上一次的轉世,第一世澤天仁波切,就是第七世智根法王的伙伴,我們共同努力,並將「利美」的教法傳遍西藏。

「利美」是對我們整個偉大上師與教法傳承,的一種認同與感恩

每一教派都有自已光輝的一面,都想証明自己是比其他所有的教派都偉大.但最偉大壯觀的,莫過於對所有的偉大上師及教派,表示忠誠,欣賞在整個天空中,發出絢爛光芒的所有星星.能接觸到在我們更廣闊的利美傳承下的,所有這些偉大的上師們及其教法,這些不可思議的瑰寶,就是值得我們去歡欣及感恩地慶祝的最大理由.

利美」傳統本身,就是一個寶藏,這些偉大的上師們,都是地球上絕無僅有的,真正絢爛閃耀的星星。「利美」運動的始創者及傳承持有者,包括不少無可匹配的上師們。如我仁慈的根本上師智根法王所說:他們是藏傳佛教歷史上所產生的最偉大的心靈

現時,智根法王用最大的堅持,把「利美」傳統,在西藏延續下去,利益無數寺廟裏的出家僧尼,與城鎮內的在家修行者。現在,智根法要求我,利美澤天仁波切登上「利美」傳統的法座,把「利美」的修行與精神維持,並帶給整個世界。

「利美」傳統的工作,就是保存與恢復所有純正的佛法;為這個被衝突所分裂了的世界,帶來和諧的機會!

派別主義與偏見將純正的佛法轉變為毒藥;它終止了佛法的傳達,也危害到我們個人的修行。很簡單的,它就是”邪見”,錯誤的觀念在我們的心靈中生根,因而在生命的各層面,發映出無窮的問題,製造出無盡的煩惱及苦難。

「利美」傳統,反對或超越於任何派別主義,是最珍貴的瑰寶。它基本的修持,是我們可以給予他人最偉大的禮物,就是絕對承認所有眾生皆平等,所有眾生皆有佛性,而且是可以由各種了不起的不同方式來表達它那無盡的示現。如果整個世界都可以分享這個禮物,為居住於這個浮游於星際之中,我們要一起共處的地球上,那些要經常掙扎的不同人種,提供平靜和諧的機會。

基本上,這是十分簡單,利美傳承的主旨,就是認知到四個之前列舉過的重點:

仁愛平等的對待所有眾生(不偏倚)

尊重所有宗教派別(不分教派)

信賴佛陀所有教法都能引領至解脫(同樣美好結果)

以誠實與諒解的方式來維持和平與繁榮(無偏政策)

令 ”利美” 修行更有效的11個關鍵:

  1. 修行的唯一基礎,是”出離心”。
  2. 修行的唯一通道,是”絕對的信心”。
  3. 本著良知的醒覺,本身就是持續的修行。
  4. 跟修行的唯一接近方式,就是”慈悲”。
  5. 修行的生命力,就是專心一致的去實踐。
  6. 排除修行的障礙,要依賴三寶。
  7. 對上師虔敬,增加修行的無窮力量。
  8. 上師的訓示,就是修行的無誤指引。
  9. 修行的關鍵重點,就是三根本結合為一。
  10. 所有忿怒尊或慈悲像的本尊壇城完全結合為一。
  11. 珍貴上師的示現與智慧是絕對的,就這一點,已完全足夠。
 

 

功德迴向

願所有的眾生在心靈中找到和平與快樂!

願所有的眾生在家庭中找到和平與快樂!

願所有的眾生在社區中找到和平與快樂!

願所有的眾生在世界上找到持久及真正的和平快樂!

©2022 His Holiness Gyalten Sogdzin Rinpoche Official Website.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