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開示 -- 利美法王澤天松贊仁波切

 

Section 9

 

人  身 難 得

利美法王澤天松贊仁波切開示

 

我想講述一下,能轉生為人是異常的難能可貴,有數據,例子及實在原因可以證明。

為回應我忠誠的學生所提出的問題,我現在跟你們探討一下珍貴佛法的一些層面,包括那些跟”人身難得”有關的理論。你要明白,你們現在擁有的人身是那麽的不容易得來,因為是已具足八種有利的條件及十個良好的因緣環境。之所以會有現在珍貴的人身,主要的原因是必須在過去世曾累積過大量清淨的德行。

舉個人身難得的例子,猶如大海中之盲龜,將頭伸出水面並剛好穿過海上浮木之孔,其機率是多麼的小!再考慮一下,在三惡道的眾生多過地球上所有的微塵,因此,要得到人身的機會是多麽的稀有!

佛陀無數的開示中曾多次討論這個主題,讓我們了解能投生來到這世上是多麼的困難。藉由這個例子,數字及原因的說明,我們能投生為人,是多麽的幸運,更難得的是擁有這已具足八種有利條件與十個幸運因緣的人身。接着下來,如果我們沒有意圖去好好善用這個絕不容易得到的機會,及利用這珍貴的人身作為基礎,去好好修行神聖的佛法,來成就這人身的意義,那麼我們真的可以說是太愚蠢了!

要成功地修行佛法,我們必須遠離世間的活動及所有的忙碌奔波。因為我們都將獨自面對死亡,及不知死亡在何時或怎樣發生。因此我們必須迅速及精進地成就佛法的修行。佛法修持的重心就是怎樣去監管我們身,口,意的活動,就是要留意因果的運作,或業報的法則。比如說,若無種子就不會有收成;若不種因就不可能有果;結果的好壞與我們所種的因有直接的關係;善行帶來美好的經歷,惡行則導致痛苦。佛法最高的教誨,便是力勸我們要明瞭這因果的定律是沒法逃避的。因此,我們必須採納有助益身心的態度,修善業而摒棄惡行。

塵世中的活動與消遣娛樂是佛法修持的障礙。無論參與世間幾多的享樂活動,也無法滿足如火一般不斷增强的”慾念”;雖然世間的享樂看來會帶給我們快樂,事實上,這些快樂的本質都不穩定及會變,這些快樂會演變成三種痛苦:得不到想要的是苦,得到了但要維持及保護所擁有的是苦,最後害怕失去所擁有的也是苦。因此,當我們有機會的話,就應放下世間所有的慾望及執著,好好修行佛法,這就是我們修行佛法的最基礎的準備工夫。

在佛法的修持上,我們必須建立一些適當的基礎。若我們不致力於適當的準備功夫,那實行的基礎便無法建立,那麽修行便不可能進行;換句話說,我們完成了必要的準備工夫後,就向前邁進,不要間斷,開始進行特別的前行法,這包括了累積福德與智慧兩種資糧及淨化業障。

四加前行的第一行,是皈依三寶,藉此得到內外的無上保護。

第二行是供養壇城。通過向三寶,上師,本尊,佛法聖僧及護法的資糧田作壇城的供養,可成就我們的福,慧二種資糧的積聚。

第三個前行練習是淨化昏惑及不淨業。透過本尊金剛薩埵的觀想及其心咒的唱誦,我們品德的缺點及敗落得以清除。

第四個前行練習是最深遠的,透過上師瑜珈的練習,上師最有助益的影響力及加持便灌輸於你,你就被上師同化了。舉例說,就像我們煮飯前,必須將碗盤清理乾淨,以便能提供一頓潔淨的膳食。可以說,放下世間事務,將心皈向法輪是同一道理。我們致力於消除昏障,以便修行,亦由於成就而得到加持,思想便獲得清淨.

我們根據正統的佛法傳承,來改正及訓練,品德與紀律的各種層面.同時,小心監察我們的三味耶戒,神聖的承諾及誓言,不斷地致力於高級修練的重點修行。我們本著信心與虔誠,倚賴具規格的上師,帶領著我們遠離邪見,並將佛法詳加解釋。

菩提心卓越的動機,或”覺醒的心”,並不是只關心個人的幸福快樂,而是致力於思考與實行那些對眾生有利益,及可以帶給他們快樂的修行。菩蕯與一般眾生最明顯的分別在於,一般眾生只對自己有益及快樂的事有興趣,因此永遠在六道輪迥中遊蕩;在另一方面,菩薩關切的是別人的利益與快樂,亦是他們行動的主要目的,而因此達成佛果。菩提心真正的抱負是,去開展一個態度正確及實踐行動的道途。就是要去愛所有眾生,而令真正的慈悲心與行動生起,眾生才能得到保護。

若這些全部都不能立刻做到,至少可以生起菩提心,及獻上清淨願力的祈禱.勿對任何人生氣或起傷害的念頭,也就是說即使是很短暫的生氣,都可能將千劫以來累積的功德毀於一旦,並會在將來令你的憤怒增强。簡單說,修行十善法,摒棄十惡,讓佛法成為你心靈的支柱。若你能抵抗那些升起的不淨念,你的心可以說是被馴服了。這就是佛法的精髓,八萬四千法門所教導的,都是為了這樣。

雖然,興建佛寺,致力於佛法事業,例如參與更高層次的學習,穿著莊嚴的僧袍等,都是佛陀其中一些教法,但非佛法之精要。佛法的教義包括訓律與認知。首先,我們必須建立良好根基──聆聽與思考老師的教導,要真正明瞭老師之教導,必須依賴於禪定的修持。若我們不了解三藏〈經,律,論〉教法的意義,我們只在佛法文字上用功,那麼我們只是在 ”教義的訓律”上下了工夫。當我們致力於各種禪定修行上下工夫時,我們是在 ”教義的認知”上努力,雖然未能生起善念,亦能因而會獲致極不容易達到的境界。就是這樣,當教法是請自於根本上師時,佛陀的教義精粹就傳予下去

從外在修行,也就是規範我們自已的行為,而開始了我們佛法修行的道途。接著,通過在內心培養,那深受菩提心影響的心態,證悟之心的耕耘,我們在佛途上有所進展。再進一步,我們達到秘密心咒的道途那非常深遠及有利的經脈,氣能及精髓的途徑。最後,我們步入最奧妙的大手印修行道途.

在這所有的一切,要完全依賴我們的根本上師我們的努力才會有成果。因此,對上師的虔信心與排除錯誤的見解是最首要的事。當你要倚賴上師及要向他請法的時候,永遠不要拒絕任何你得到的佛法。

同樣的道理,若我們拒絕或不接受任何的本尊或是祂們的心咒或修行法門,我們永遠達不到認知或證悟。藏傳佛教有很多的本尊組合,且有不同的名字的,但只有根本上師是諸及眾本尊的總攝。正因為我們的上師是諸佛菩薩的代表,如果我們對上師沒有堅定的虔信,反而去發展其他的邪思,邪見,那麽我們只會墮入三惡道,並無其他出路!

若已經得到無上密咒的灌頂,但卻破了三昧耶的秘密誓言,結果是投生到無間地獄!當我們從根本上師那裏,接受了直指心性本質的特別灌頂及加持,那是與金剛總持無異無別的心性!當這個想像未能領悟,那麼就想像在你自身內的如果你無法生起這個想像,你一定要清楚承認,不要試圖去欺騙你的上師而實行假佛法,我們需要把心再次安放在它真正應在的位置.

我們若要真正了解諸法體空的道理,我們必須致力於金剛乘禪定修行內的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我們要清楚無誤的知道這個修行的原因及結果。隨着循序漸進的道途,我們奠立一個健康的基礎,為日後金剛乘密續修練而鋪路.

很自然地,我們會堅持着那分別好與壞,希望與害怕,純淨與不純淨的觀念,這些全部在它們本身的情况下,是有根據的概念及有理由的行動。但當我們已到達高層次的大手印見解及修持時,這些有分別的概念已不再有需要.就是這個時刻,當看見我們自己的”本來面目”,自我的精髓,外相在”法界”-卽心的自性中,來去自如。所有升起在心中的,都視為覺知的點綴.迷惑的本質精髓亦就是純淨。

佛陀各種事業及教法,猶如揮動於空中的利矛,率領眾生,致領悟到那無法想像及成就無可比美的最高見解及禪定。

大手印的見解,就是最終把我們所有心底的疑惑溶化掉。在大手印則內的禪定,禪修是要在心情放鬆,沒有分心,沒有默想的狀態下進行。禪坐的要義,是通過任何在心中升起或示現的來成就。如果這直接體驗的殊勝法門,能正確地練習,即使是一瞬間,它的利益大過無始劫來,身與口的修行或唱誦所帶來的功德。然而只要我們還未有達到這個境界,任何一個人,不管是喇嘛,比丘,比丘尼,先生,太太,男孩或女孩,必須謹慎小心,不要做不符合佛陀基本教法的壞事,以免增加惡緣的積聚。

不要扭轉你的虔信心。同時,不要心存輕視,心胸狹小,或錯誤的見解。亦不應以不知,或不在乎對錯的態度來生活,這樣的行為所造的業,必定也會墮入三惡道。

非常重要的是,對我們本身曾受過的戒或任何承諾,無論是皈依戒,菩薩戒到各種密咒灌頂相關的誓言等,要保持警覺及監察。如犯了小小的戒或敗壞誓言,那麼就要懺悔;但若犯了較嚴重的過錯,只有懺悔是不夠的,因為非善業或惡行是不會帶來功德的。所以,我們必須以極大的誠心認錯,並從心底深處要痛改前非。如果我們能承諾從此永不再犯同樣的過錯,便可確定過失已淨化了。在這末法時代,若我們能保持一個仁慈真誠的心,那麼障礙與病痛的可能性就消除了,隨着而來的是,我們可以向解脫的大道邁進。

當我們及眾生對所有偉大及無邊慈悲的諸聖-像文殊師利度母音菩薩蓮花生大師藥師佛金剛薩埵等建立虔信,我們體驗到很大的加持力。心的本質原是神聖的。但是,如果我們沒有立念或嚮往於佛法的修行,寧可花時間與人爭執,那就無法取得眾本尊或教法的加持。每個人一定要承受他們自無始劫來所造之諸惡業而積累的果報。

佛陀最優越的教法稱,若我們經歷苦難,就應該生起仁愛,慈悲與菩提心,並誠心祈禱。若我們希望避免未來的苦難,我們應避免所有邪惡與昏昧。我們應倚賴卓越的根本上師及所有的菩薩本尊及偉大的成就者;我們應要有信心及決心修持所學,若我們能持續修行而不間斷,其加持的能力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產生作用,並帶來很大的力量及成果。

好肯定的,每一個業都一定會有其果。就如,所有被尊崇的,像印度悉達多太子,西藏的馬爾巴密勒日巴大師等,都是靠著這快速且精深的佛法得以成就。他們會有這麼崇高的成就,就是因為對正法,正知見,及四無量心:慈,悲,喜,捨抱着堅定的信心。簡單的說,我們需要藉佛法的修持以改變我們的心態,帶領我們遠離輪迴之苦。佛法的教導,你可以把意義概略如下:

“願我們的心轉向佛法。”

倚靠我們的根本上師,實行累積福德與智慧兩資糧的修行,並淨化業障。

“願我們的心能縱橫道。”

仰賴諸佛菩薩本尊的力量,聆聽根本上師的訓導。

“願我們能認清迷惑的本質就是純淨。”

遵循根本上師的指導,修習大手印

“願轉惑為智。”

信賴你自心的本質即法界

“通過覺知並得解脫。”

所有事業皆任運成就。

“籍由大慈大悲解脫眾生。”

證悟的加持,令正途清楚明確。

“認清正確的途徑,並致力跟隨,籍着對大手印的無上領悟,願我們今生能圓尊貴的金剛總持果位”

這就是對佛法修行次第的簡單說明。我寫這個精簡的教本,是要解釋怎樣去修行才能得到利益。

澤天仁波切撰述

願根本上師榮耀的加持進入眾生的心中。願一切皆美善。

 

精神旅程培養的指引

 

從教法的詳述及分析中,你能得到利益,令你的喜悅增長。你或會認為自己並不具備資格及能力去給人忠告,不過,你仍誠懇的希望令朋友醒覺及有更多的清明。這個情況下,你仍可以帶給朋友真正的利益,就是將你比較了解的項目廣泛地告訴他們。譬如考慮一下,這人身作為修行佛法的基礎及支持,是多麽的優越,佛法的修持令這人身充滿意義。我們應當學習並研究佛理的精要,進而開始致力禪修,這兩個修持的要門。

要培養外在的紀律,例如致力於寺廟及佛塔的建設與維修。專心於持戒,禪定與發展智慧(戒,定,慧)這三種訓練,是為了奉行佛陀教法的主旨。為了不想停留在沒有任何發展的階段,或仍然把”自我”放在首要的位置,最技巧的方法不是去紀律我們的行為,而是先要培養一個不散漫,穩定而平靜的心態。

過去許多有名的大師曾說過,若停留在無明的階段,是沒有可能解脫的。我們不應參予任何為了分別誰的宗教傳承是否正確的紛爭,更不應相信是有矛盾的存在。

盡我們的能力去全心全意的專注,在這方面下一點功夫是非常重要。如果我們讓”傲慢”增長,那麽進展就會非常緩慢。我們一定要取得知識性的了解,然後才有機會發展那完全相配的智慧;同樣的,我們先要放鬆,把那緊繃的身體釋放,以便日後能有所幫助。

我們能怎樣去保持堅定的信念及修練的耐性,當逆境發生時,怎樣去避免苦惱的情緒及恐懼產生的能力,就能達到同樣的程度.當拼力去修行佛法而遇到阻滯及困難,就應依賴上師教給我們的修行重點,這會令我們本質的能耐增强。

我們對上師不變的虔信與奉獻有多深,我們能排除萬難去接受加持的力量就同樣的深。當我們能把基本的教法,跟高深的學問融合,那麼我們堅守三昧耶誓的力量達到同樣的增强,而獲得更多的利益。

若只是偶爾修行佛法本尊法,我們永遠不會培養到任何力量。無論是內在的氣脈修持,能量的加強,或大手印法的修練,都是經過不斷努力及持續重覆練習才能達成的。一個自在解脫的心就是成功地運用努力的見証。

若修持內密心咒,卻在找上師的毛病,如他的外表,言談,或教法等,是不正確的。又或是根據基本佛法訓練而應避免的,卻不肯避免,應取納的不肯取納,也是不對的。再者,如已經參予過或已完成較高層次的學習,卻不想與有條件知道的人分享,這也是不對的。正確的內密心咒修持是,當你完成考證的過程,就應吸取它,直至全然領悟它的深層意義。

若有人在自己心愛的兒子身上,找到一些被人接受或討人喜歡的特質,此人一定會認為這些特質來自父母。同樣的態度,當我們找到自己有一點好的因素,同時亦有一點昏昧,我們應該分辨,並且了解那一些是自己的所作所為,及那一些是因跟傳承有關連而來的。

願尊貴上師的加持立即降臨。

願福田的光輝遍及整個世界,願佛法的光芒令輪迴變得喜悅快樂。

澤天松贊仁波切撰述

願在所有成就者的加持下,所有眾生能感受到佛陀的存在。

 

馴心的方法

透過心,法與殊勝善緣的合一,引領至全知的智慧

 

你們皆是非常幸運,今天能安排時間來到這裏,聆聽佛法在座的有些人是修行的喇嘛,比丘;有些則是一般在家的修行者。雖然印度的菩提迦耶,被認為是佛法的主要國家;但卻是在西藏的雪域,把佛法耕耘與完整的保存。由天界而來的光輝,把西藏一直保持為核心及充滿活力的佛法聖地。

不管我們是出家人,上師或普通人,在佛法面前,我們一律平等,都需要實行與成就佛法的真意。儘管有不同形式及修行方法的存在,透過佛法的教導,我們了解到,清楚什麽是純正或不純正的佛法修行,是非常重要。

有人說,世上只有非常少數真正能利益我們的朋友:

珍貴的人身是難得的。

能接觸與聽聞神聖的佛法是稀有的機會。

能面對一位真正的精神之友的機會是不平凡的。

上述的這些因素本身,正顯示此刻我們所經歷的是幸運機緣.也是因為這些緣份,供給我機會,讓我能在這裏給你們傳授佛法.我帶着衷心的祈願,藉由佛法的善知識,能讓你們更接近那完美的果。

我堅定的相信,如果這些教法能被認真地接受並努力實行,必能達到它自然的結局,就是全然的解脫及全知智慧的境界。這是修行的唯一目標。這就像我們決定乘船橫渡大海,必有好的原因,譬如帶回巨大寶藏等。同樣的道理,我絕對相信佛法的修行必有目的,其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能得到解脫與全知的智慧(佛果)。

讓我們來談談自由,與全知智慧的境界。解脫代表從輪迴(暫時性的存在)中釋放出來。自由,代表的境界,甚至是超越天神與人能偶然享受到的極大的幸福與快樂;它也是永遠的離開所有在輪迴惡道中所感受到的痛苦。這種大樂的境界,就是圓滿佛法修行的成就。

要能夠擁有這珍貴的人身,就如我們現在的,需要有絕對清淨的品行作為根本,並需要福德智慧的累積及淨化業障。所以,致力於有意義的修行,務求來世能再得到人身,是極其重要的。人身存在的真正目的,就是把握這個機會,將這些殊勝的條件充份利用,並與佛法結合,並融入到我們的生活中。佛法最大的利益是,它是一個可行及有效的方法去調服自心,令其變得更馴服及包容。為什麼需要馴服心念?無始劫來,我們就受貪,憎,無明等的習性所影響,心識跟這些毒化的思想有密切關係。現在,既然我們已擁有這麼幸運的機緣,得遇偉大的上師與能夠聽聞佛法是踏上佛途的成熟時機,並應開始跟佛法結合起來,令這個人身得以履行它存在的目的。

佛法的特性,可以由”行為,成因,結果”(因果定律)來解釋。當我們修善行,棄惡行與傷害性的行為。我們的心,極需要一個有力及可行的方法,否則是浪費時間。如果我們讓貪,憎,無明等毒素,一直停留在心念中,佛法是永遠無法掌握得到,因此是不可能幫助我們。我們不應把修行佛法來訓練心態看成是負擔或掙扎;相反地,它應該被視為是一種會帶來極大利益的經驗。要能夠把我們的心靈跟這些殊勝的條件及佛法融合在一起,我們必須要對怎樣去培植這些殊勝條件,及有利發展心靈的因素,有實際的知識。

在輪迴於上三道受苦的主因,是來自我們心中充滿欲望的污染。請清楚明白其中的意義!憤怒與仇恨,則是造成我們輪迴至下三道(畜牲,餓鬼與地獄道)的主要原因。同時,繼續停留在昏昧無明的境界,代表你無法分辨如何過有益身心的生活,更無法覺認佛果。它更會破壞往生於天道或人道的所有可能性。因此,貪,憎,無明必須被平服。這樣,佛法與殊勝緣份才能在我們的心靈及生活中成功地結合,充滿收穫並向前邁進。如這個結合始終未能達到,則對我們的心靈是沒有多大的幫助。假以時日,如果我們發覺心念有積極正面的改變,那就是修行真正佛法的徵兆。另一方面,如果發覺內心並沒有任何改變,那麼可能是不正統或退步的佛法修行。如果心念朝向負面發展,就顯示是採用了錯誤的修行方法。

當心靈的毒素及汚染不斷增加,就不會有任何進步。因此,當前急務,就是要開始了解如何把有利的條件與佛法配合,並融入到我們的生活中。由於認識到並接受我們的專注點與發心,是要達到解脫與全知智慧的佛果,天神或人類是處於有利的位置去從事善業的積累與淨化業障。我們能夠修練佈施,透過對三寶的財物供養。我們有能力對眾生施行真正無我的仁愛與慈悲。就是透過對三寶上師與眾生的虔信佈施,朝向證悟的良好因緣及有利條件得以積聚,簡單的說,所有修行都應朝這方向進行,無上佛果才得以達到。所以我深信,遠離汚染心靈的三毒素,把有利的因緣條件與佛法結合並注入心靈,就是朝向解脫與圓滿佛道的佛陀教法。

佛陀說過:

 

  • 不要從事於任何形式的汚染惡行。
  • 耕植善業,增加精神資糧。
  • 完全馴服自己的心識。

 

 

佛陀的教義可以濃縮為上述三點。

因為佛陀教義的精深,致令佛法修行的重地始終存在。如果沒有這些教義的存在,充塞我們心中的,只會是對將來完全漠視及疏懶的感覺。因此,為了獲得那些有利的因緣,我們必須致力於累積善業,摒棄惡業與馴服自心這三個法門,這是佛陀所清楚提示的。

曾經有人向我提問特別關於馴服心念的方法,現在我有機會可以向大家發表一下累積善業及摒棄惡行的主題。我會談論一些經由身,語所做的善業;同時也討論幾種主動與被動的惡行。對身心有益與清淨的意念會很自然的朝向善行。但是邪惡發心的污染意念,只會造成傷害與苦難。我們必須了解這些行為的破壞性,並且放棄它們。

要同意修行善業是充滿意義是非常重要的。善行與惡行都帶來結果。只要我們投身於善行,就足夠了。我們不須分析所做的善行有多偉大。但只是放棄惡行,例如不殺生是不夠的。教法告訴我們,也必須同時放棄對眾生所有惡念與傷害性的態度。如果我們能實行善業,放棄惡行,最終我們會跟佛法的精髓融合,而成就有利的因緣,這些教法都在所有經論律論裏廣泛地提到,也是密勒日巴尊者所教導的。

簡言之,這完全是紀律,用來馴服狂噪的心並帶來祥和。若果關注別人利益的想法,在心靈中佔著優先的地位,這顯示真正的菩薩心腸。接着的,如果有人擁有這菩薩的心,又努力地對上師培養虔信的心,並跟隨密咒修行的道途,那麼他就是在金剛乘的行者。

這就是佛陀律藏經藏內所提到循序漸進的修行道途。佛陀轉法輪三次,代表了三乘的修行方式,包括小乘大乘金剛乘更有84,000個獨特法門。在所有的教法中,忍辱(耐心)與毅力的修練,能在我們的修行中給予最大的幫助。它們協助自律與馴服被三毒支配及折磨着的心識;更令心念跟佛法全融合,並和殊勝的因及緣的果實連在一起。

在道途上,當修行善行與棄惡行時,能夠完整地運用這些優越的幫助,就是佛法的核心修行。沒有比這些更高的佛法修行形式了。最終努力的結果,是在我們自己的掌握中。如我們能依照佛陀的教法來修行,我們就履行了”人身難得”神聖的中心意義!

是否生於佛法活躍的環境,並不重要。是男或是女,或出家與否,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是否正確地修行佛法。關鍵是對佛陀的言行有信心。只要是正確地修行佛法任何人皆能達到解脫與全知智慧的境界。

在每天的佛道修行,以至不同程度及方法的菩薩訓練,直至佛果,有以下幾個佛法的基本點:

持誦,淨化除障,靜坐與持戒,都必須以重視與認真的態度進行。

不要因積累了小量的善行資糧而滿足,而要向更高層次的資糧積累而繼續奮鬭,不要停止。

使用有效的方法去馴服自心的基層,代表真正擁有技巧去利用品德善行及有成效的修行方法,去減少或摒棄心靈的毒素,如貪,瞋,癡等。驕傲的態度,例如認為自己的佛法修持優越於他人,會為我們於減低慾望,憤怒,無明及高傲等毒素所作的努力構成阻礙,而必須放棄。

認為某種外在的因素,是構成我們追求解脫或全然智慧的障礙,例如事或人等,這種負面的態度只會更加毒害我們的心靈,應該加以消除.

佛陀說過:

“思考那不受歡迎的外相部份,以減低慾望的侵略。”

“用仁愛與慈悲的心,去抵抗憤怒及憎恨的侵略。”

“累積產生智慧之因,去根絕無明的侵略。”

簡言之,不要向苦惱低頭,那麼你就能把它們完全放棄。受制於苦惱或向它低頭,這些毒素就成為你馴服自心過程中的障礙。

現在,我們這些修行道途上的初學者,最重要就是,我們要集中力量來累積更多善緣,那是由避免種下苦因及放下那心靈中升起的煩惱而成的。之後,當大部份紛擾的情緒被停息,上師與弟子間建立了更密切的關係後,較深的禪修教法就會被給予;在這階段,就有機會去着手完全馴服心念。我們能否有更進一步的發展,就完全仰賴上師給我們精確的指引。上師會展示適當及精確的方法與因素,令理想的結果更容易達到。

痛苦的因由,並不是”棄置”於某處;或從別處”拾取”。”放下”或”拾取”真正的意義是指把心安住在完全放下的平靜境界中。容許那在心靈起伏的事物,歸於平息,並退隱於它們自身的空性裏,就像雪片遇熱被蒸發一樣。當情緒升起的真正本質被洞悉及認知時,它們立刻蒸發,回復到本來的平靜。就像在水上繪畫,現出與消失,不留任何痕跡;情緒的起與伏,也瞬息不留,這是最高形式的轉化。

這是修行的一種,行者於每一個時刻,都全神貫注於絕無干擾及極安寧喜樂的境界中。這樣的禪定修行,是最高境界的轉化,沒有這樣的轉化,心態就不可能完全被馴服。

簡言之:

能體認自心,就是

對自心的本質,仍處於無明,就是眾生。

自心的精髓,跟眾生,無異無別。

產生自每個人的心,而非在其它地方。專注於培養與照顧自己的心態,是無上的轉化道途。沒有這些溫和但卓越的方法, 是沒有希望達到成果的.

透過把上師技巧的教法來適當地實踐,每個人都會培育出能力,去成就以下的“三種不存在”:

排除外在的障礙與阻力。

放棄內在的情與欲。

滅絕身體的疾病與不適。

 

以這樣的方式,在漸修的道途上,透過學習與修行,將得到解脫與全知的智慧境。

因此,我們已進入佛法的大門,就應好好地學習怎樣去正確地修行與馴服自心。

 

發展較高修行的正知見

 

如果有人看見上師做出不名譽或恥辱的事,像殺人或偷竊,那上師的行為是與佛法教義及規條裏的持戒及自律互相矛盾。無論如何,當上師在處於施行金剛密乘灌頂的地位,這種行為是完全不能接受,是離經叛道的行為。因此,到底什麼是上師正確的行為?予其以我們自已或一般普通人有限的例子來做標準,我們實應以佛陀本人真實的個案,與過去聖僧的行為為準則,而付以信賴及信心。如果不觀察以往的上師的完美行徑,我們是無法知道什麼是上師的適當行為。同時,由於我們被自己的不純淨所蒙蔽,與有限的視野,會總是看見他人的缺失,例如上師的缺失。這樣,真正的虔信是永遠無法升起。由於沒有虔信,我們永遠也接受不到加持。

為了淨化我們自己的錯誤看法,首先應先看清自己的過失與不純淨。我們先需要承認自己行為的不道德與邪惡,以達到對與以往的上師純淨的本質有强烈的信心與信賴。這樣,我們錯誤的見解與異端的行為就可以被淨化。

要跟金剛乘的神聖誓言及三昧耶誓連繫,我們要完全依賴於純淨的正知見或神聖的觀感。反之,就永遠無法看見上師的行為與教法那正確及有意義的一面。如果對上師的言語建立了全然的信賴,我們就能夠把自已完全交託於教法及許下承諾。在這個階段的弟子,絕對需要對上師有全然的虔信,並毫不遲延的遵從上師的要求。這種信心就是在金剛乘道途上較高層級的修行所需要的。為了達到在修行道途上的更高層次,我們意識上的目標亦需要同時提升。

弟子是不可能完全了解上師身口意的所有細節,取而代之,弟子如修行金剛密乘,就應完全依賴三昧耶誓那神聖而光明的觀感了。這樣,灌頂中建立的因緣才會成熟而趨於完美。

與其它較低的道途相比,金剛密乘有其特殊的善巧方便與教法,能引領行者盡速,而沒有太大困難地達到金剛總持的最高境界。行者須小心地謹守三昧耶誓,視上師猶如。這樣,弟子接受必需的灌頂,與透過精進地實行上師的指示,就不需經過太多的因難,就能在此生即身達成解脫。這是最高層次與最特別的內密佛法修行。

現在,由於解釋到比小乘較高層級的修行方法時,我們連帶地提到吃肉,喝酒與性行為這個主題,這些是在律藏(佛陀在自律方面的教法)中所禁止的行為。律藏的戒條並不僅限於層級的行者需遵守。更正確的是,這些教法所禁止的,如吃肉,喝酒與性行為等的真正意義及目的,是所有佛法修行者必須知道及了解。

相同地,大乘佛道的行者,在用餐食肉時,修持思考慈悲。當喝酒時,專注於神聖誓言,並成就到清淨的洞悉力。教法指導,對你所食其肉的,發展仁愛與慈悲,將你的功德迴向給它們,並願它們得到解脫與達到全知的佛果。

佛法修行最高層次金剛乘的傳統,金剛薈供中的肉與酒轉化成五肉與五甘露的加持。為了能夠接受到剛乘層次的加持,建立強烈的虔信與堅定的信念是必須的。說實的,任何修行,如果沒有真實的虔信與信心,我們根本不可能達到本初智的境界。但當我們擁有了堅定的信任與真誠的虔信與奉獻,智慧的加持即降臨。透過這條快速而特別的道途,金剛總持的境界就垂手可得。

小乘道途是以緩慢,艱巨及間接的方式完成工作,金剛乘(密咒)則以快速,直擊重點的方式進行。在最高層級”大手印”的修持中,上師代表著教法最深層的精髓,弟子就是一個容器。在這裏,通過“直指”教法,弟子被引領到認識事物真正的本質,而承諾及責任亦同時產生及移交。自此之後,道途已不再是漸進的,而是立即成就。這是直接躍進虛空,並到達金剛總持的境界。行者是可以透過這個極不尋常及深不可測的佛法道途,達到此生卽身成佛。

當在大手印的階段時,上師代表了實相,弟子就作為一個開放的器皿。但是,只要是我們在漸進的修行道途中,重點就是必須緊記小乘教法中因果定律的重要性。慎重地保護及監管我們的行為,才能成功地往較高層級邁進,朝向完整的佛果。這是在道途上邁進的正確方式。不管我們的國籍為何,方法的原則一律適用於我們,而我們修行的先决質素,才是最重要。曾有一名佛弟子問我:是否當上師將顱器放在弟子頭上,弟子就得到來自上師的所有的能力與力量?過去的神聖而偉大的上師們曾解釋及引証,以這種的形式來加持,確能達到解脫,象徵式的動作,譬如毆打弟子,是用來顯示,弟子在非常罕有的情況下,確能因此而達到解脫證悟。然而,這種上師與弟子的關係,在今日已很難存在,有這種資質的上師及弟子,亦非常稀有。要能讓上述解脫果實出現所需的虔信程度,在今日弟子與上師的關係中,已不復見。然而,如果上師確實擁有如此的證量,那麼這種程度的虔敬與信心卻是非常恰當與正確的。

另一方面,如果一位上師並沒有證量與上述的特質,弟子卻誤信仍能引領至解脫,這種虔信則是一種錯誤,也是無用的。過去我亦曾見過這種情形,建立在這種不可靠的基礎上的修行,會產生不良後果,就算只是修持普通的靜坐。

當我們對禪定修行這基本的道途有更好的了解,就越能對上師所擁有的特質與證量有更好的判斷能力。因此,對佛陀教法的目的與意義盡可能的了解清楚就非常重要。隨着我們對佛法道途與方法的細節安排,及它們之間互相關連的領會,我們對各種修行方法及道途的內在意義的領悟能力就越强。最後,我們就會能理解為什麼接受灌頂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不應該被視為等閒小事。

大手印的道途上,對上師的仰賴就更為重要。沒有直指(我們心性的本質)的教導,就沒有大手印修行的基礎。根本上師是唯一能供給我們這樣的傳授。由於接受了這傳授,我們透過自己的承諾,或三昧耶誓與上師的關係更為接近。如果之後企圖懷疑上師或直接反抗上師,則破壞了上師與弟子之間的契約。結果,會是此生及來世的不快樂與不幸。此外,當灌頂時,弟子接受了神聖的灑水儀式後,亦立下神聖的誓約;如果此承諾被好好的維持及監守,證悟的覺知是可能的。但如違反了諾言,會讓我們的生命受到傷害。因為有危險性的存在,很明顯地,為了要達成證悟,我們必須小心監守自己的誓言,以避免早夭折,與墮入地獄道。重點是,接受灌頂及許下三味耶誓確是在成就證悟上有很强力的幫助,是可以幫助到此生成佛,不用經過無數的來世.但此誓約是不應隨便承諾,除非我們有足夠的心理準備,特別是三味耶誓.

有足夠準備的意思,是由衷地欣賞這誓約的深遠意義及嚴重性,並瞭解這個和金剛上師間關係的活然力量.上師是你跟這個活着的證悟傳承的聯繫.這絕不是兒戲,而是人類間可能存在的最重要及最有意義的關係.如果你看見一條通了電的破損電線在地上,你會非常小心,那電流可以供應整個房子,亦可以把你殛斃.如果你聰明,你會找一個電器技師,受過正統訓練及對處理電力方面有經驗的人來處理.同樣地,如果你想得到證悟的神奇力量供應,你就得接受正統的訓練及累積經驗.你應尊重你所做的事,並於此生中,一定要有能力去適當地承擔及監守你的承諾.有很多人都樂意去嘗試,但並沒有很多人真正有能力去承擔.

許下誓言與喝下神聖的水之前,必須經過上師的解釋與弟子的同意。如果弟子在喝下聖水時或之前,沒有足夠的了解,則此次的灌頂是不會帶來證悟的結果,縱然事後上師再多作解釋亦無用。在這種情形下的諾言是沒有利益的,反而可能是有害的,對行者會造成一些極大的傷害與不幸,視乎行者採取何種行徑。因此,這種灌頂與承諾是不應該發生的。個人而言,我從未參予過這種灌頂。如果灌頂的三昧耶誓受損,不僅傷害到承諾者,也傷害到他人。誓言的原因與動機,必須解釋清楚。

當然,這些警戒並不代表我們永不能有錯漏,因我們都是凡人,就算最偉大的上師也未必能把承諾全無錯漏地遵守.通過金剛蕯埵字明的修行,輕微的違反及錯漏可以補救及淨化,及將那正確的動機重温.最後果嚴重的破懷誓約,莫過於有動機地嚴重傷害僧團,及攻擊上師.

一般而言,就算我們無法完美地維持誓言,並不足夠讓我們墮落到地獄道。但是當我們了解誓言的原由並接受它,並了解要監守那些重點,我們就該正確地修行與採取適當的行為,並應認出並放棄不適當的行為。這些都是必須清楚地向弟子解釋清楚。

這是我盡我的本份,企圖將邁進道途的整個階段理智地形容。佛法如此精深與廣泛,縱然我並未具備神聖佛法那漸進道途知識的所有層面,但是我衷心的希望,至少能給予大家在道途上一些好的重點提示。也許有些建言是愉快的,有些則是太嚴肅,但是,我相信它們都非常簡單,你們都能了解。有些內容是屬於金剛乘大手的密續教法,是不應公開對一般大眾傳授的。

願這些開示能作為正確及有用的支持,為佛法漸修道途的修行建立明確及堅信不移的基礎。

你們對佛法表現出虔信奉獻的事實,與準備依賴上師的指引來修行,實在是一個清楚的訊息,顯示我們正享受歷史上幸運與光輝的相聚時刻,請享受佛法修行的無盡喜悅與快樂!我感受到與在座每一位今天都建立了強烈的佛法相應,你們也將包括在我以後的願望祈請及消除障礙的佛法活動裏。

請在佛法道途上精進修行。我感謝大家,並願你快樂與成功。

 

四個基礎的主題 : 菩提心,空性,大手印與大圓滿

 

珍貴的菩提心

菩提心是通過智慧來對他人生起的慈悲心。這完美清淨的心靈,帶着雙重利益的願望:

 

  1. 通過空性的領悟(絕對的菩提心),來避免苦難與疑惑。
  2. 藉由仁愛與慈悲的心態去幫助他人得到自由(相對菩提心)。

 

彌勒菩薩如是說:”一個擁有意圖及意願去達成這兩種利益的心態,是進化了的心靈—提心。”

因此,菩提心的升起是仗賴真誠地關懷他人。事實上,這是完美的諸佛感到興趣的唯一目標。這是一個慈悲及關懐的心,專注於帶給所有受難眾生快樂與福利。

菩提心唯一的心願,就是解脫無盡的眾生,不再投生於或經歷低道的苦難。

因此,慈悲地將他人的福利視為目標,並祈願眾生不再受苦,就是提心的真實意義。一般而言,有強烈的意願,去減輕眾生的苦難是必需的,而這裏面包含的亦就是慈悲心的精華。

現在此刻,既然我們並不能確實了解眾生所經歷的苦難的實況,更不知道該如何幫助他們,我們就必須首先訓練怎樣去對他人生起真正的慈悲與真誠的關懷。在我們的智慧訓練裏,直至達到完滿的絕對菩提心,我們就能看到那些尊者們的境界,和超越了解脫的境界是多麽的不同,而那些在完美安寧境界,諸佛所體驗的,和生存於俗世所體驗的分別,是那麽令人咋舌。

其次,祈願眾生能經驗快樂是真愛的本質。為了不與娑婆世界裏低層次的愛混淆,我們要訓練到達智慧的領悟,與成的境界,就能了解這種真愛的意義。

這樣,珍貴的菩提心升起了,也是從龍樹菩薩寂天菩薩及所有勝利者的心徒們,傳下來的大乘佛法精深教義的精粹。

珍貴的菩提心是許多修行的基礎,如六波羅蜜(Six Paramita)與修心(tib; Lho Djong)的訓練。也是修行尊者GyaltseTogme因明大師金洲法稱大師(Dharmakirti.Tib;Serlingpa)所建立的菩提道次第(tib;LamRim)實修途徑裏面廣博的教法,並由阿底峽大師LordAtisha(tib;JowoJe) 廣泛地傳播。珍貴的菩提心是圓滿所有生起次第及成熟次第修行的先決條件,例如修心七要(tib; Lho Djong Don Dynma) 及其他所有的修行。

空性法則的層面

由於眾生不了解自性,而把自身當成實體,所以不斷在輪迴中浮沉。因此,他們需要重新審視自己的存在,與了解存在的自性,本質就是空,是絕對的平靜與不生,這是根據大乘的經典教法。為了要盡速達到全知,壞的習性必須要被摒棄。事實上,是無明與煩惱把心靈遮蓋,與真理相隔,這是必須了解的。不論是經典或論註都說明了無明與煩惱的昏昧該被捨棄。同時,為了達到全知的智慧境界,空性這超凡的道途是必須吸取及修持的。原則上而言,在朝向解脫的道途上,煩惱必須先要根除。要達到全知的智慧境界,在道途上主要的修持,就是清除無明的昏昧。

更進一步,不論有多渴望解脫,我們必須先了解是苦惱執著做成障礙。除非真正領悟無我,這些執著是很難棄絕的。因此,造成我們無法根絕的苦惱,主因就是深信有一個”我”一個真正存在的自我。

徹底去查究五蘊的一切感覺,會覺知到真實的本性及無我。如果我們繼續循着這修行的指引而前進,就會很容易地達到能清楚理解自性無我的本質。而當我們在身體,心靈及名號內尋找自我的時候所生起的問題,我們就有能力去處理及解決,這就是大乘佛道上非比尋常的空性道途

達到空性的見地是非常重要,在現實中,完全脫離以下的四種極端見解:

  1. 永恆的見解(常見)
  2. 虛無的見解(斷見)
  3. 存在與非存在,兩者皆是.
  4. 存在與非存在,兩者皆不是。

 

我們應思考所有在教法、論注裏提到的”中道”的意義,並脫離上述四種偏見。

即使我們對自已及世界的看法,並不是建立在原本實質的健全基礎上,但如果我們繼續在內心重新不斷地建立上述的正確見解,最終還是能完全排除極端的看法。這樣,所有對實相的妄念與錯誤見解,自然會停息。

無始劫以來,我們都太執着於一個實在並存在的自我,我們存在的真正本質,就一直被忽視了。因此,我們必須開始朝向這新的方向。因為我們對實相的”不存在”本質毫無覺知,我們就欠缺了讓真正洞悉力產生的機會。

在追隨卓越的佛法的”不住”(不會永恒持久)的教義中,我們領悟了:

1. 色(形相)是空. 2. 空是色 3. 色即是空 4. 空即是色. 我們從實相的四種或八種極端見解中得到解脫,不再疑惑;並了悟在心性那無法表達境界內的絕對真理,就是法界,是空與色的結合。

簡言之,雖然輪迴與涅槃的示現在表面上顯現出無盡的變化及含意,但它們的本質仍是空性,如水映月,這就是大乘不住及平和的空性”境界的見地。

大手印與大圓滿法門的主要層面:

一般說來,兩種體系都包括通過有系統的禪修教法,而循序地建立正知見,兩個體系都依賴正確的禪定靜坐來建立正見。大圓滿大手印都用有系統的教法,並都有非比尋常的結果,但本質及精要卻相同。

兩個體系都依賴審查及檢定實相的方法來修行,並從”靜止(tib;shine,Sanskrit;shamata)”的修行開始。在噶舉巴GalwaKagyupa的傳承中,所有正行與前行有關修心(功德累積與淨化)的動機與目的,就是讓修行者,通過他們的系統教法,准予機會進入到實相最高領悟的大手印大圓滿修行。

在這兩種體系中,(tib;sem)與(tib;rigpa)的解釋略有不同,但並不衝突抵觸。大手印大圓滿相似的地方,也都是有系統的教法。避免誤解,大圓滿,如同大手印一樣,都是屬於最高層次,精確而有力地指出法身佛性;而法身的境界,同樣也是心性及大手印的本質。雖然,心與識在兩體系中都有不同文字的顯示,但是它們內在的意義,都是無異無別的。

那些不單只考慮那明顯及最普遍的意義,並同時要決心去認出那最深層實相的修行者,會透過這兩種有卓越力量的教法,接觸到絕對真理的強大力量,跟着,瘋狂及被我執,自大蒙蔽了的心態就會永遠被解脫,並進入到浩瀚無邊的虛空本性。

我祈禱,願我和所有眾生盡速接受到偉大根本上師的加持!願我們皆能體驗好運與快樂!

 

Trime Yeshe將藏文翻譯成英文

 

©2022 His Holiness Gyalten Sogdzin Rinpoche Official Website.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