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美法王澤天松贊仁波切的佛法開示

 

Section 7

 

上師與弟子的關係

 

各位女士,先生,兄弟姐妹們,我很高興能跟你們討論上師與弟子間的關係。一般說來,上師與弟子的關係是不可思議的深遠,如海洋一般的深;非常廣大,猶如虛空一般;非常長遠,猶如河流一般;更是非常堅固,猶如石頭一般;及非常穩定,猶如大地一般。

當然,請不要因任何我所說的而感到冒犯。這個關係是非常重要,但這僅是討論而已,希望這能幫助打開你們的心扉。如果我所說的,有任何助益,請好好享用;但如你覺得無用,就不需理會。這樣,我保證我們都能從佛法中得到利益。

我珍貴的根本上師智根法王曾說過:“上師與弟子間的關係,須如同父子或父女般的溫暖與親密。上師有巨大的責任去照顧他的子女們,而孩子們亦一定要遵守所有教法與監守所有的誓言。”

一旦你已尋找到你的上師,侍奉他與遵守他的忠告是更困難的部份,就如同佛教不是一天形成,是需要生生世世。對初學者來說,找到自已的上師並不是問題的結束,而是問題的開始,因為你需要智慧來維繫與根本上師的關係。

 

侍奉上師

 

照顧上師的需求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要盡最大可能去遵循他的指示,來維持與培養你們之間的關係。在西藏,與上師接觸是有一個正式或傳統的方式。譬如,你可請上師吃飯,並以你所能做到最好的食物供養。一天中第一次見到上師時,傳統上會先行三跪拜。但在非正式的場合,並不要求一定要如此,特別是在西方。然而,如果是在正式的塲合,如教法開示,灌頂或皈依,立誓等場合,就必須行跪拜禮,以表示對教法的感恩,與對傳授教法給你的上師表示虔敬。

當上師走近時,應起身站立。傳統上,我們應儘量避免踏在上師的影子上,以示尊敬;與上師同行時,應跟隨在他左面後兩步的位置,如直接跟在上師後面,可能會踏到他的影子;如果走在上師的右方,代表你比他優越。夜寢時,就算沒有其他床鋪,弟子是絕對不會睡在上師的床上。當拜訪上師時,穿適當的衣服以示尊敬,而不應像剛從床上爬起來的隨便樣子。事實上,所有的這些規矩都很像是小乘的方式。崗波巴確實教導過在最高的道途,大手印,修行是可以完全不依經典或密續的途徑,脫離所有傳統的修行規律,大手印,是一個可以完全擺脫任何掛慮的修行,但並非漠視戒律。上師弟子的關係是極端重要與深遠的,特別是在任何真正大手印的修行,是遠遠超過在小乘的修行。但就算當我們已經擺脫了外表形相的束縛,遵隨這些傳統禮儀來表達那虔敬精神的內在精粹,着實是更為重要。

 

奉獻與愛執

 

有一個說法,上師就像火。不要靠得太近,以避免被灼傷。但也不能離得太遠,否則就不能感受到上師存在的溫暖。雖然每一個醒着的時刻都能在上師的左右是件好事,但你也許會看見上師的許多缺點。有利的是你可以每一刻都在學習,但弊點也是一樣大,因為你可能開始對上師產生不好的想法,因為本上師並未是,是人。有時候,你的忠誠奉獻可能變成愛執。你可能對上師產生忌妒心與佔有心,甚至可能視上師為你的私有財產,並因此對任何未經你許可而“利用”或”親近”上師的那些人生氣,認為他們不遵守規則。

 

花與蜜蜂

 

一位虔敬奉獻的弟子應該行為如蜜蜂一般,只從花中抽取花蜜,然後飛走,絕不會在花中睡覺。同樣的,你也不能睡在火裏,因會被灼燒。如果上師經常都在你左右,你就會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當我還是孩童時,總與上師在一起。當我頑皮時,祂會責罵我;當然,我心裏也會不舒服。但如我做好事時,祂會讚美我,因此我會很高興。因為我是人,這是很正常的反應。我知道祂是我上師,任何時候,我都尊敬祂。但因為我一直跟著祂,我未有經常把祂看做,雖然我知道祂是非常珍貴,是我的一切。但現在,當我想到祂,我有絕對無法摧毀的恭敬心,並總是視祂為真正的,包括在睡夢中。因此,越靠近上師了解他越多,你可能開始對他失去尊重,和那份時時刻刻跟上師一起的珍貴感,雖然這並不是經常都會發生,但也得需要小心。請記住,當你完全準備好跟上師相處,當你的奉獻心是絕對的,那麼不管你跟上師有多親近,你永遠會體認他的珍貴,與視他為

如果你還未完全準備好,那麼“不要靠太近,也不要離太遠”的原則,就是一個值得遵守的好原則。這種情形下,我們需要善巧地平衡。當上師的本人在你左右時,把握機會學習與記住他所教導的每一件事。在你與上師再次相見之前,你應該努力地修行,修行,再修行上師所教導的。

 

弟子的質素

 

金剛乘修行者應該能夠護持個人的修行,金剛乘誓言與接受到的任何神聖與秘密教法。如果修行者將所學與任何人分享,是會破壞修行的力量,也會需要更長的時間,去完成他的抱負。金剛乘的所有教法,並非對每位初學者皆適宜。

如果修行者不恰當地跟其他人分享教法,會使聽者對教法或修行者產生負面想法,及傷害到聽者。這樣,弟子會制造負面的因緣,而成為他修行的障礙。當然,你可以與親近的金剛乘同修討論,或是與上師分享,但不應與所有人分享。

其次,走在金剛乘的道途上,弟子需要有智慧,絕不可對修行生起疑惑,並一定要有極大的紀律,精進與努力。譬如,弟子經常問我:“為什麽沒有任何情况發生”,就算他們已盡了很大的努力去修行,因而開始對修行產生懐疑。他們想,也許正在睡覺,或是太忙。曾經有少數弟子問我:“我已持誦黃財神白瑪哈嘎拉咒語很久,但仍未有看見任何情況發生,也沒有產生任何作用,是否因為他們無能為力,或者睡著了,請喚醒他們吧!”因此,我告訴他們,我會試圖喚醒黃財神白瑪哈嘎拉,但事實上,衪們早就相當清醒,我想可能是你仍在睡覺吧!

一位修行者絕不應有上述的想法,也不應懷疑他們的修行。修行的有效與否,與修行本身無關,問題是在修行者身上。如果你修行已久,確無任何感應“沒有發生任何事”,這可能是你的修行不正確,或你對修行沒有全然的虔敬,奉獻,信心與感恩。接著,你還可能試圖想更換修行的方式,傳承,或你的蒲團!但是這些都不如你好好的在虔敬心,奉獻心,信心與感恩方面下功夫,這才是更重要的部份。

金剛乘的修行不是一天的事務,而是需要累世的努力。同時,我鼓勵你們去多接受教法,多看書,然後深思靜慮與禪修你所學到的,這樣你最終會得到智慧。

 

用你的心去聆聽

 

將老師的指引視為良藥。弟子應以開放的心胸與完全的虔信去面對上師。如果心靈是封閉的,或充滿傲慢,你將永遠學不到任何東西,及會懷疑上師的話。你會一直忙於猜測是否上師真的比你優越?上師是否真的知道他所說的?你永遠不應懷疑上師,而應該將自己視為病人,為想要尋求偉大的治療者般的接近上師。

當拜訪上師,請謹記於心,你不是去觀光,也不是與朋友見面閒聊,你是去學習,而學習的最好方式,就是向你的上師交出你開放的心靈。

 

非常珍貴的禮物

 

弟子能給予上師的最珍貴的尊重與供養,就是精進地遵守上師的教導,不論經歷任何困難,也要將上師的教導堅持不懈的實修,這就真正是非常珍貴的禮物。如果弟子遵循上師的建言,據說將能克服所有困難,將遠離迴輪絕不會墮入下三道,受眾生尊敬,菩薩也將一直親近你.

 

虔信與奉獻

 

虔信心就像一道橋樑,把你跟及上師連接,因此虔信心就是打開通往上師之門的鑰匙。沒有虔信心,你接受不到任何東西。

有三種形式的虔信心。當看見佛像或書本時,升起純淨的虔信心。當聽到或看到菩薩的故事與事蹟時,深受鼓舞啟發,願追隨同樣的道途,這時升起了渴望的虔信心。最後,就是堅信不疑的虔信心,這是由你自己的修行所產生。透過修行,你能夠建立起強烈與完全的信心,你甚至準備奉獻出你的生命,來支持你對上師的信念。

我珍貴的上師曾說過,每個弟子對上師皆有虔信心,但那不能稱之為珍貴的虔信心。當弟子知道他的上師僅有百份之一的優點,卻有百份之九十九的缺點時,仍能保持對他忠誠,全無保留地奉獻,才是最珍貴的虔信心。

人的習性,總是習慣去找出別人的缺點與過錯,對你的上師也是沒有例外。當弟子與上師相處了相當時日後,無庸置疑,弟子會開始對上師產生負面的態度。但如弟子有着堅信不疑的虔信心,不管看到了上師有什麼缺點,仍能保持純淨的觀點,與對上師仍然具有無可摧毀的虔信心,這才是最珍貴的虔信心。一旦尋找到你的上師,你必須培養這種形式的虔信心。

 

精神朋友的重要性

 

精神上的朋友非常重要,可以鼓勵你渡過困難的日子。好的心靈朋友就是那些把你隱藏的缺點發掘出來,並鼓勵我們好好修行。他們不是那些經常找上師缺點的人;也不是那些不聆聽或不沉思教法之人;他們不是那些不努力於禪修靜坐之人;及在金剛乘法友中製造分裂之人;他們不支持產生憤怒,忌妒,傲慢,執著與自私之因的人;他們不是那些不修行或總是心志散亂之人;也不是懶惰與昏昏欲睡之人;也不會有過份活躍與強烈執著心態的人。如果沒有以上這些質素,都不是好的金剛法友。與這類人為伍,你會感染他們的習性。一位好的金剛乘修行者,應該努力去控制與減輕這些不穩定的情緒,而不是放縱這些情緒。因此,智慧地選擇你的精神朋友。

 

三昧耶與其他有意義的忠告

 

弟子一定要能維持他的三昧耶,誓言或承諾。每一個灌頂,都有一些責任。大多數的情形,上師會給予加持。然而,如果是完整的傳授儀式,你應該從接受傳授儀式那天開始修行。參與灌頂之人也成為你的金剛兄弟姊妹們了。而上師就是你們的老師。既然有這樣的關係存在,你不能對你的金剛法友有任何批評,流言蜚語或負面的感覺。否則,你可能破壞了三昧耶誓,對你的佛法修行產生障礙。

如果修行者破壞了三昧耶縱然他有極大的奉獻心或每日數小時的精進修行,也無法達成他要成就的目標。這就如同罐子裏有一破洞,不管多少水的傾入,也將會完全漏出。所以弟子維持清淨的三昧耶誓是極端重要的。

有時候,弟子接受了許多的灌頂,有些人接受的灌頂可能比我還多。如果是這種情形,你可能發現很難保持完成每天需要履行的承諾。所以,當發現你的時間非常有限,你應該思維你的本尊就是所有總攝而修行。當然,如果可以,你仍應該努力完成你所有必要履行的承諾。最少,你也不應該忘記每日固定的修行。

金剛乘的修行者必需備有一套,那代表智慧與善巧方便。在修行時,利用這些手用法器,象徵着智慧與善巧方便的結合,如同以兩手擊掌而產生聲音。善巧方便包含所有正確的方法,慈悲與菩提心。如果修行者沒有這些法器,就如同房子裏沒有廚房。

 

吸取精華,但別忘了澆花

 

當然,弟子與上師之間的相處,仍需擁有許多其他質素。以上僅是一般的指引,讓你了解在尋找上師時,他所需具備的條件,與上師尋找弟子時,所要求的質素。最首要的還是,好的弟子應學習從上師的教法中吸取精華,就像蜜蜂從花中吸取花蜜一樣。同時,好的弟子會記得澆水與好好照顧花,因為蜜蜂仍需要花來製造蜂蜜。

最後,我最大的心願就是你們皆能學習一些上師與弟子之間的關係。同時,我鼓勵你們做本尊的修行,與盡可能的遵循上師的教導。這樣,我確信一切都會被好好的照顧到。

 

我祈禱

雖然我身在溫哥華

我的心與我的弟子同在,不管弟子在何處

我願你們能與佛法有不可思議與奇妙的相應

並堅持達到證悟的最終目標

如果你思維根本上師在你面前,不管你在那裏,祂們就在你面前

利美澤天法王

 

©2022 His Holiness Gyalten Sogdzin Rinpoche Official Website.

Search